首页
丹阳眼镜
新闻资讯
综合新闻
美文随笔
资料下载
网上商城
企业黄页
数据统计
区域名人
语言学论著中的丹阳情
2015-01-19 10:33:07 来源: 作者: 【 】 浏览:1614次 评论:0

  今年是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语文教育家、翻译家吕叔湘先生诞辰110周年。
  吕叔湘先生是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1977年起改属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语言研究所副所长、所长、名誉所长,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委员(院士),还担任过《中国语文》杂志主编、《现代汉语词典》主编,中国语言学会会长。他的研究涉及一般语言学、汉语研究、文字改革、语文教学、写作和文风、词典编纂、古籍整理等广泛的领域。他于1980年被推选为美国语言学会荣誉会员,1987年获香港中文大学荣誉文学博士学位,1994年被聘为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
  吕叔湘先生于1904年12月24日在江苏省丹阳县城内新桥西柴家弄出生,原名吕湘,字叔湘,中年以后以字行。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在写给外孙吕大年的信中,回忆了他的家世和早年经历,他说:“我的家庭是一个中等县城(二三万人)里的小康之家。”1909年2月,他进私塾读书,后在私立文中小学读初小。
  1915年,他考入当时丹阳县内唯一一所高等小学,即丹阳县立第一高等小学(简称“丹阳一高”,原鸣凤小学,现为丹阳市实验小学)。这所学校虽然没有多少先进设备,但教师水平比较高,教学认真,管理极严。校长杨鸣范先生是位忠厚长者,教全校三个年级的算术,抓习题作业十分认真,作业本上绝对不准添除涂改,如果写错,全部重写,养成了学生不写错字的好习惯。国文教师张海宗先生批改作文,随改随讲,一起叫去五六个学生,因此每人可以听到五六篇作业的评改。吕老在给外孙的信中曾说:“我考高小是第一名录取的,以后每学期考试都是第一名。”小时候的习惯影响我大半生。”当时丹阳没有中学,1918年吕叔湘和同班同学夏翔(后来成为清华大学教授、我国著名体育专家)一道考入江苏省立第五中学(现为江苏省常州中学),第一次离开了家乡。
  1922年吕叔湘中学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国立东南大学(现为南京大学)西洋文学系,第四学年还到北京大学借读。1926年大学毕业后,他回到家乡,到刚创办了一年的丹阳县立中学(现为丹阳市吕叔湘中学)任教,既教英文,又兼教国文文法,这是他以《马氏文通》为教材,钻研汉语语法迈出的第一步。1928年还担任了丹阳县中的教导主任。
  这期间,他于1927年5月完成了人生的一件大事,与夫人程玉振结婚,从此俩人携手,同甘共苦,走过了让人羡慕的长达七十多年的恩爱到白头的“白金婚”。
  他在丹阳县中教书的同时,还到堂兄吕凤子先生创办的丹阳正则学校兼课,后来成为正则学校的校董之一。
  从1929年起,吕叔湘先生一直在外地工作,难得回丹阳。可每逢回家乡,他总要到正则学校去看望吕凤子大哥,探望亲戚朋友和同事,忘不了自己是正则大家庭中的一员,忘不了自己是丹阳人。他常怀丹阳情,萦心故乡事,即是在他的以科学、严谨、质朴闻名于世的语言学论著中,也包含有对家乡早期生活的回忆,对家乡方言的热爱和深入研究。

  (一)
  上世纪六十年代,《文字改革》杂志约吕叔湘先生写几篇关于语言文字的文章,他“推辞不了,只好答应下来。文章还没写得,题目倒已经有了,叫做《语文常谈》。”1964年《文字改革》第一期刊登了《语文常谈》的第一篇文章《谈语言和文字》。
  在《谈语言和文字》这篇文章中,吕先生从语言说起,再说文字。他说:“语言,也就是说话,好像是极其稀松平常的事儿。可是仔细想想,实在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正是因为说话跟吃饭、走路一样的平常,人们才不去想它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其实这三件事儿都是极不平常的”。他以聊点“家常”的语气,从“极其平常”说到这实在是“极不平常”,引起人们的深入思考。他接着说,这三件事其实“都是使人类不同于别的动物的特征。别的动物都吃生的,只有人类会烧熟了吃。别的动物走路都是让身体跟地面平行,有几条腿使几条腿,只有人类直起身子来用两条腿走路,把另外两条腿解放出来干别的、更重要的活儿。同样,别的动物的嘴只会吃东西,人类的嘴除了吃东西还会说话。”为了进一步把问题说深说透,吕先生从自己早年的认知情况说起,对“语言”作了深入的阐述:“记得在小学里读书的时候,班上有一位‘能文’的大师兄,在一篇作文的开头写下这么两句‘鹦鹉能言,不离于禽;猩猩能言,不离于兽’。我们看了都非常佩服。后来知道这两句是有来历的,只是字句有些出入。又过了若干年,才知道这两句话都有问题。鹦鹉能学人说话,可只是作为现成的公式来说,不会加以变化(所以我们管人云亦云的说话叫‘鹦鹉学舌’)。只有人们的说话是从具体情况(包括外界情况和本人意图)出发,情况一变,话也跟着一变。人们的语言怎么能够这样‘随机应变’呢?这得从信号怎样起作用说起,因为语言是一种信号系统。”他所说的“这两句话是有来历的”,指的是《礼记·曲礼》中的“鹦鹉能言,不离飞鸟;猩猩能言,不离禽兽。”说明中国古代的典籍已经把禽兽的鸣叫误以为是“语言”了。为了把语言这种复杂的信号系统说清楚,吕先生以红绿灯信号为例,作进一步说明:“信号有简单和复杂之分。比如在十字路口安上红绿灯,红灯禁止通行,绿灯表示放行,这就是最简单的信号。假如我们规定:绿灯亮两下是让前进,红灯亮两下是让停止,先绿后红是让向左拐,先红后绿是让向右拐,这就复杂点儿了。假如让红绿灯的作用改变一下,不是管理一个十字路口,而是指示开车的人往那条街上去,规定每亮两下停一下,每停一下表示到达另一个十个路口。这样,‘绿红——绿绿——红绿’就表示:现在向左拐,到第二个十字路口还是向前进,到第三个十字路口向右拐,这就更复杂了。如果再规定:亮灯的时间分长短,长表示开慢车,短表示开快车,这就又复杂一层了。人类的语言当然比这还要复杂,但是这个例子已经足以比方语言的特征……鹦鹉能让人教会说‘客人来了’和‘阿姨倒茶’,可是都是囫囵一块,各自适应一种情况。它不会分析,不会说‘阿姨来了’或‘客人倒茶’来适应另外的情况。这好比是前面说过的绿灯表示放行、红灯禁止通行那样简单的信号,不是由几个层次组成的复杂的信号系统,所以不是真正的语言。同样,猩猩的呼叫也是既没有分析又没有综合的简单的信号,算不了语言。”这样,吕先生通过回忆早年在丹阳读小学时的一篇作文,引起话题,纠正过去人们对语言在认知上的误解,科学地论述了语言是一种复杂的信号系统的观点。
  在《谈语言和文字》这篇文章中,吕先生还论述了“文字起源于图画”,图画发展成为文字”必然表现出的三个特点,图画一旦变成文字,就和语言结上不解之缘”等问题,并提出了要处理好“文字和语言的关系”的意见。他认为,“人们既不得不学会说话,也不得不学会写文章,也就是说,在语言文字问题上,不得不用两条腿走路。”因此在这篇文章的末尾,他指出:学校的‘语文’课实际上仍然是只教‘文’,不教‘语’。是应该有所改变的时候了,不是吗?”时隔五十年,人类进入了二十一世纪,吕先生的这番话,仍然值得我们在语文教学改革中记取和深思。

  (二)
  《中国语文》杂志1978年第1期刊登了吕叔湘先生写的《漫谈语法研究》一文。在这篇文章的开头,他说:“常常有人给我写信,或是当面问我:我想研究语法,请问应该怎么着手?’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这叫做‘一部十七史从何处说起?’在这种场合,我常常建议:“‘请你把问题提得具体些。’于是我就遇到各式各样的问题,有的实在答不上,有的多少能说几句,也不一定能满足提问者的要求。姑且把它写下来,给它一个总的题目叫做‘漫谈’。”在述及比较法的时候,吕先生指出:比较法是一种研究问题的好方法。不但是汉语和外语可以比较,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也可以比较,普通话和方言也可以比较,普通话内部也可以比较。”在用普通话与地方方言作比较的时候,一些语言学专家拿来作比较的往往是那些影响较大的方言如北京话,上海话,粤语,吴语,闽南话,客家话或四川话等。而吕先生在这篇文章中举的普通话和方言比较的例子,却是在全国影响不大的丹阳方言。他是这样说的:“我的家乡话丹阳话里的方位词有‘上头’和‘里头’,跟普通话一样,可是用法不完全相同。

  (丹)
  (1)井里[头]。城里[头]。
  台子上头摞椅子。
  (2)面孔里。墙头里。天里。
  台里放着两盆花。

  (普)
  (1)井里[头]。城里[头]。
  桌子上[头]摞椅子。
  (2)脸上。墙上。天上。
  桌子上放着两盆花。”

  举了这些例子后,吕先生做了深入的分析,指出在例(1)中,丹阳话和普通话用的方位词相同。在例(2)中,丹阳话用“里”,普通话用“上”。这是为什么呢?他说:“(1)的‘里’和‘外’相对,上’和‘下’相对。2)丹阳话的‘里’不跟‘外’相对,普通话的‘上’也不跟‘下’相对。从这里我悟出来,方位词可以有‘定向’和‘泛向’两种意义。定向意义的方位词,各地方言的用法必然大致相同,泛向意义的方位词就可能不一样。后者普通话主要用‘上’,也有用‘里’的,例如‘嘴里’或‘嘴上’),背地里’,不及用‘上’的多。丹阳话里主要用‘里’,用‘上’的少。泛向意义的‘里’,丹阳话决不说‘里头’,普通话也很少说‘里头’。泛向意义的‘上’,普通话很少说‘上头’;丹阳话没有‘上’,只有‘上头’,定向泛向都说‘上头’,但是语音有变化······”吕叔湘先生在这个例子中,用丹阳话与普通话的方位词进行比较,指出其中的同与不同。

  (三)
  在语言学研究工作中,方言的调查和研究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我国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就进行了大规模的汉语方言调查和少数民族语言调查。
  吕叔湘先生离开丹阳后,长期在外地工作和生活,但与夫人程玉振女士都热爱家乡,心怀家乡,在家里一直说着丹阳话,到了晚年,还是“乡音未改鬓毛衰”。作为一个杰出的语言学大师,他非常重视方言调查与研究工作,并身体力行,1947年,就在成都《中国文化研究汇刊》上发表论文《丹阳话里的联词变调》,成为最早对丹阳方言进行研究的当代学者。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随着研究的深入,吕叔湘先生感到所写的《丹阳话里的联词变调》,只讨论了一般的两字连调,一些特殊情况没有谈到,更没有涉及多字组的声调”,不单是语焉不详,并且有点小错误”,总想写一篇比较精密些的,正确些的。”但一直忙于多项工作,顾不上”。后来,文化大革命”冲断了他的工作,他的主要生活内容就是劳动、学习和“思过”。1970年,年近七旬的吕先生和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的大多数人一起到了河南息县“五七”干校劳动。据陈章太《学术的导师道德的楷模》一文回忆,吕先生被分配到棉田劳动,他肩上挂着条毛巾,卷了裤管便“上阵”,不顾天气炎热,锄草、间苗、施肥,就像在制作一件工艺品那般认真细致,怪不得人们开玩笑说他干活跟写文章一样,字字斟酌,棵棵优待。后来又派他到食堂卖饭、卖饭票和管账,他账目清楚,分文不差,并定期结账公布,从此,认真细致就成了吕先生的代名词”。其实,这一时期在劳动之余,他还在思考丹阳方言研究的问题。
  吕叔湘先生在《丹阳方言语音编》的“付印题记”中说到:“1971年从所谓‘下放干校’回到北京,除例行‘学习’外无所事事,就又想到(研究丹阳方言)这件事,并且扩而充之,想把丹阳方言做一个比较全面的描写。”他“先从搜集材料入手,决定先记语音,后记词汇。1971——1972年两年里,把语音材料搞了个大概齐”。“1973年语言研究所恢复工作,他又忙于汉语语法研究和编著工作,在这段时间,几乎把丹阳方言的工作全放下了,仅仅写了一篇《丹阳方言的声调系统》”,发表在《方言》1980年第2期。
  《丹阳方言的声调系统》一文共分八个部分:“丹阳方言的声韵调”、“两字组的声调”、“三字组的声调”、“叠字和衬字”、“四字组的声调”、“数词的声调”、“副词、后缀、助词的声调”、“人名、地名、译音”。它列举了大量词语,对丹阳话的单字声调和字组连词作了全面详尽的分析和论述。
  1980年吕先生又在《方言》第4期发表《丹阳方言的指代词》一文,他把丹阳话中指代词分成人称代词、有定指代词、无定指代词三类,以次列举,说明丹阳话中每个词的语音和用法特点。
  吕叔湘先生在《丹阳方言语音编》的“付印题记”中说:跨入80年代以后,稍为有点空闲,打算继续(把丹阳方言语音研究)做下去,已经恍如隔世,又得从头做起……可是我的感觉已经不是老之将至而是老之已至”。就是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他克服种种困难,把“断断续续写了20年的《丹阳方言语音编》总算是写定付印了”。这时已到1991年9月。
  《丹阳方言语音编》包括“前言”、“第一章丹阳方言的声韵调”、“第二章丹阳方言同音字表”、“第三章丹阳方言音和古音比较”、“付印题记”等部分。吕先生在“前言”中指出:“丹阳方言介乎江淮官话与吴语之间,读书音近于官话,说话音近于吴语,二者虽然有很多共同之处,基本上是两个系统。丹阳市面积虽然不很大,可是四乡八镇的语音还是相当分歧,这里记的是旧城关区的音。”他还说:“著者在私塾和小学读书的时候,读的是文言文,读书音和说话音是分得很清楚的。从20年代后期起,小学的语文课里读的是白话文。尽管多数教师的‘国语’还差劲,也不能用读文言文的字音来读白话文了。著者1987年回丹阳的时候,发现说话音的系统没有变,尽管个别人对个别字的音有改变;可是读书音已有很大变化。
  只有60岁以上的知识分子还能用旧时的读书音读文言文,中年以下的无论读文言文或白话文都只能用像样或不像样的北京音来读了。所以这里记的读书音只能作为丹阳方言语音史的一个剖面来看待。”由此可见,丹阳方言语音编》为我们保留了丹阳读书音的信息资料,对研究丹阳方言语音史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他在“付印后记”中还说:“这本书的名称在‘丹阳方言’之后加上‘语音编’,是因为没有包括词汇以及整段对话、说故事之类的记录。词汇,我记下了一部分……只记录丹阳方言特殊的事物名称和人事用词。已经记下来的材料只有十分之二三。远离家乡而又年衰多病,能否完成这项工作真是个未知数了。”晚年的吕叔湘先生对家乡方言研究投注的大量心血和鞠躬尽瘁的那种精神,让我们深为感动。他自己虽感到有所遗憾,但他花费二十多年时间致力于调查和研究家乡的方言,以自己卓著的专业学识为家乡的文化建设服务,留下了《丹阳方言的声调系统》、丹阳方言语音编》这样的煌煌大作,不仅对我国方言研究起到了示范引领作用,丰富了中国语言学汉语方言学科的宝库,而且为家乡丹阳当代文化建设树立了丰碑。
  1987年金秋时节,吕叔湘先生携夫人回到家乡。他为丹阳市实验小学写下“饮水思源”的题词;在曾经工作过的丹阳市中学(现吕叔湘中学)为师生作了“求真,能贱”的重要讲话。他对家乡的深厚感情,他质朴诚挚的为人、卓越的学识和风范,通过言传身教,对广大师生和丹阳人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们永远缅怀吕叔湘先生。

Tags:
责任编辑:小言者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