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丹阳眼镜
新闻资讯
综合新闻
美文随笔
资料下载
网上商城
企业黄页
数据统计
区域名人
导墅镇项氏溯往
2014-11-30 11:08:46 来源: 作者: 【 】 浏览:393次 评论:0

    丹阳导墅镇是我国著名教育家匡亚明先生故里,也是我的祖籍,同乡的项、匡两家早年有过交往。
    项氏宗族曾是古镇老街上的名门望族。坐落于街西的项家祠堂志远堂,有坐北朝南3进12间房屋,上世纪50年代中期拆除。该堂藏有清光绪八年(1882年)项金洪等纂修的云阳(今丹阳)导墅桥《项氏宗谱》(清光绪壬午年志远堂木刻活字本)。谱内记载,项氏“云阳始祖履,字念鲁,号兢如,明代人。”丹阳先祖“项赓勋,清咸丰四年(1854)岁贡,著有《味兰轩诗存》”。导墅桥项氏“始迁祖征富,字贵春,号道志”。全谱六卷,卷一为谱序、像赞、诰敕志、谱例、家训志引、家规、宗约、祠规、雁行、祭仪祝文;卷二为远祖世系引、世德录、母仪录、总系图;卷三至卷四为导墅桥一至十七世年表;卷五为金坛河头一至十七世年表;卷六为焦垫庄城桥一至十七世年表和谱跋。该谱现收藏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美国犹他家谱学会。
    文革前,导墅桥老家祖屋阁楼内曾藏有一套《项氏宗谱》,家父早年翻阅过,晚年常跟我们提起,并拟续家谱,后却不知所踪,深为遗憾。父亲生前常与家人亲友唠叨聊及导墅桥老家项氏宗族的故事。上世纪八十年代,又应市县史志部门的征集,以书信致函提供了一些家史资料。丹阳导墅桥项氏第十七代,我曾祖父项霁峰,清朝贡生,民国初年曾参与县议员竞选,为地方绅士,擅长中医眼科,并热心乡土公益事业。每逢夏秋季,邀集当地和邻县郎中于每月初一、十一、廿一导墅镇集场之日,在东街施诊施药,服务百姓,为群众乐道。清朝至民国时期,导墅桥项家眼科祖传十余代,颇有名气,宜兴、溧阳、金坛等地多有前来求治者。当时导墅西街有眼科五、六家,项家大房、二房、三房,毗邻而居,均挂牌治眼疾。
    我祖父项瑞兆(字晓云),项霁峰次子,生于1894年,导墅西街“树德堂”眼科中医传人。父子著述有《霁祖秘录》手稿500余页,内容多为祖传眼科秘方经验,惜于“文革”中散失。
    1920年左右,父子二人为首募捐,将镇西横跨于老越渎河上的石拱桥改为由五块长条石铺成的平桥,以利行人。筑桥堍时,因两岸取土而挖成两方池塘,种植荷花。祖父项瑞兆于是题写桥名“花塘桥”并书修桥碑文。历经沧桑,该桥现已由钢骨水泥的新“三五桥”代之。而花塘老桥仍长存于老一辈的记忆里并记载在镇志村史中。爷爷为人治眼疾,但自己在中年时却双目失明。个中原因,除祖坟风水等迷信说法外,后人分析,可能是因当时条件限制,卫生消毒不严而感染病毒所致。自此后,项家祖传眼科逐渐衰落而失传。但那些古色古香、充满历史意味的中医药坛罐箱柜和医书资料,还有行医牌匾和诊疗器具,却一直珍藏在祖屋内,直到文革期间,才大多散失毁坏,令人痛惜不已。爷爷失明后,又逢战乱,世道黑暗,祖传眼科歇业,家境衰败,全家老小陷于困境。作为长子的家父少年即离乡到舅家求学,我的几位姑母有的早嫁,有的送人,都早早离家自谋生路。我叔叔项晋申则一直守在故土务农,辛劳终生,于2008年88岁高龄去世。爷爷1976年病故,享年83岁,亦是家族已故男性长辈中的长寿者。
    我叔祖项瑞林(项震)为项霁峰三子,生于1897年,早年教私塾,亦兼治眼疾,受过师范教育,家父儿时即在他手下学习启蒙。叔祖民国时期任过小学校长和政府督学,与匡家父子相熟(匡父亦是塾师)。解放初,匡亚明曾致信并托人来乡请其出来工作,参加新中国建设。无奈他沾染吸食鸦片恶习而难以自拔,1956年未满六旬便病逝。其遗孀项荆巧英,我们称三奶奶,是位善良可敬的长辈,直到1987年寿过九旬方去世。三爷爷因吸毒而变卖田产,土改时被划为贫农。而他两兄长,即我爷爷和大爷爷两家勤劳守业,均划中农。
    项氏二房长子,家父项晋湘,是家族中最早接受过现代正规高等教育者。他生于1918年,上世纪30年代就读于江苏医政学院(现南京医科大学)。抗战时期在湖北、重庆等地国民政府卫生教育和医务机构历任卫生宣教干事、教务主任、医政股长、医师等职,并曾服从抗战需要应征入伍任少校军医。抗战胜利后返回家乡,任丹阳珥陵区卫生所所长兼乡村卫生服务站主任。1950年被丹阳县人民政府聘请为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
    1952年任丹阳县工人诊所医师兼主任。1954年7月调镇江,参与创建镇江市卫生防疫站。1956年加入中华全国科普协会和中国红十字会。后被错划右派,蒙冤廿载。1985年获国家卫生部“卫生防疫工作30年”奖章和荣誉证书。父亲一生跌宕,在外漂泊半个多世纪,仍情系故里,最终叶落归根,1993年病逝后丧于故土。其长孙是共和国新一代外交官。
    项氏三房独子,我堂叔项晋关,1931年出生,在家乡读完小学去上海工作并继续求学,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1963年起先后在国家第六机械工业部所属芜湖造船厂、第三研究所(北京)和第七研究院四所(上海)任技术员,1970年4月调入丹阳棉纺织厂,任电气间负责人和设计室工程师。1980年6月被国家派往泰国援建纺织厂一年。1994年退休。在丹棉工作期间,曾多次被评为丹阳市优秀共产党员和先进工作者。堂叔长期在外地学习工作,老少家眷均一直生活于导墅老街,改革开放后全家迁居丹阳县城。其长子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现在北京,任民航华北空管局处长。
    次子是南京某军校正团级上校教官,在乡下老家度过童年的他曾在《丹阳日报》上发表过多篇文章,其中回忆早年导墅老街生活的散文《故乡的夏天》被收录于丹阳日报社编辑出版的《玉乳泉》文集。
    悠悠岁月,沧海桑田,往事知多少,先人去久远。丹阳项氏宗族从明朝至新中国已逾廿代六百余年,而从十七世曾祖项霁峰至今,导墅项氏家族又繁衍六代。解放后,导墅项氏后人大多陆续离开故土,走向祖国各地。他们或做工、务农、经商,或从政、参军、执教,有的在中央国家机关,有的在部队军事院校,也有一直守在故乡辛勤耕耘劳作。至今仍在老街居住的尚有项家大房项根兆长子项晋中的遗孀,年近百岁的堂伯母及其后人,还有我堂兄项五泉及儿孙。老街上现在还有项氏晚辈开设的电脑绣花工场和生面加工店。而导墅老街虽定为文物保护单位,但已无荣华,仅存寂寞,那些极具特色的水乡老屋,特别是临河而建的“河篷”房屋,大多陆续改建为现代新居,项氏祠堂和祖屋亦都荡然无存,只有老街路面中间保存的青条石上还留有一些祖辈的历史足迹,默默映现着岁月的沧桑,令古往今来的人们长叹息永思念。
    


Tags:
责任编辑:小言者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