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丹阳眼镜
新闻资讯
综合新闻
美文随笔
资料下载
网上商城
企业黄页
数据统计
区域名人
老英雄陈永祥
2014-11-30 11:08:26 来源: 作者: 【 】 浏览:291次 评论:0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留下的记忆沉重而又缥缈。
  在硝烟已经散尽的今天,在岁月已然轮回的今天,享受和平与幸福的人们是否还记得那些驰骋疆场、浴血厮杀的英雄,是否还能感受到英雄们赴汤蹈火、舍生忘死的血染风采?如果不是一枚枚沉甸甸的军功章赫然在目,如果不是档案材料记载的文字黑白分明,无论如何我不会将眼前的这个枯槁老人与心目中形象高大气宇轩昂的英雄关联在一起。已经九十二岁的高龄,形销骨立,卧病在床,因为脑梗,小脑萎缩,腿脚不便无法行走,言语含糊无法表述。英雄的名字叫陈永祥,也许不伟大但绝对不平凡,七十多年的党龄,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身经百战,历经硝烟,他是淮海战役中的战斗模范,荣获过华东二级人民战斗英雄称号,战功显赫,享誉全军。

  苦难童年心酸岁月
  陈永祥,1923年出生在丹阳市珥陵镇越塘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父亲陈道泰早年在上海学做生意,因参加学生组织的示威游行,被抓坐监,受尽羞辱拷打,后由家兄集资出钱担保才释放出来。家兄临别时关照陈道泰这次担保他出狱向亲朋好友借了一身债务,要他老老实实做生意,挣点钱养家糊口。陈道泰当面答应下来,一转身又投入到地下革命洪流之中。
  陈永祥小时候曾跟着母亲去上海帮父亲打理面摊生意,父亲经常奔波在外,出家无家,一出门数天不见踪影。母亲时常一人独自支撑门面,起早贪黑,煮面炸面做煎饼,日子过得极其艰辛。上海滩上,兵痞流氓横行霸道,收摊位保护费,吃面不给钱,甚至砸锅摔碗,母子俩只得以泪洗面,忍气吞声,不敢言语半句。
  为了生存,陈道泰与妻子商议将陈永祥送给隔街上一个富裕无子嗣的生意人家。陈永祥虽然年幼,但他懂事不愿离开父母,送过去后两天内只哭不说一句话,不吃不喝,主人以为他是个哑巴,又被送回陈家。母亲抱着陈永祥痛哭流涕,发誓哪怕沿街乞讨再也不分离。兵荒马乱的岁月,一个面摊根本养不活一家人,陈道泰也不忍心看着子女受冻挨饿。思之再三,他忍痛立下字据将陈永祥八岁的姐姐送给了人家抚养,自此杳无音讯。陈永祥一辈子也忘不了那凄惨的一幕,萧萧寒风飘飘飞雪中,衣着单薄的姐姐披头散发嘶喊着被人拖出家门……(文革期间,陈永祥失散多年的姐姐凭借儿时的记忆曾经来丹阳珥陵越塘村寻亲,因陈家人迁居城区后与村里几乎没有联系,陈家祖屋空无一人,大门用土坯封着。
  数年后的春节,陈永祥回到村里,邻居告诉他,他的姐姐是哭着离开越塘村的,临别也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得知消息,陈永祥委托乡政府发函代为寻找,结果是石沉大海,茫茫大上海寻找一个已经更改过姓名的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谈何容易。这也成为陈永祥心中一个永远的痛。)不久,因时局动乱和党的工作需要,父亲带着十一岁的陈永祥回到越塘村。陈道泰担任地下党的乡长,秘密联络积极分子,发动群众,发展组织,无暇顾及家人。
  家中仅有的几亩薄地靠裹着小脚的妻子劳作也没有多大的收成。
  迫于贫困,陈永祥回乡后没多久便被介绍到延陵庄湖一个远房亲戚家放牛。白天烧饭做菜,用箩筐挑着送到数里外的地头给伙计吃,闲时还要帮着主人带小孩,晚上陪着两头老牛睡在四面透风的牛棚里,受尽屈辱磨难。一天傍晚,亲戚以牛未喂饱断言陈永祥贪玩,陈永祥感觉委屈,争辩了几句,被亲戚狠揍了两个耳光。他还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哭着喊着往家跑,可他不认识路。夜幕降临,四处漆黑一片,凭着一点残存的记忆,他穿过树林,趟过小河,终于寻到家门口。母亲打开屋门,看到儿子熟悉的身影,惊讶了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看着儿子泪流满面,母亲的心都碎了。

  父子同心参加革命
  陈道泰与茅山新四军来往密切,夜半之际,经常有新四军干部化装成农民模样出入陈家,召开秘密会议。陈家成了新四军在珥陵的秘密联络站、落脚点。年少懂事的陈永祥主动放哨望风,一有风吹草动立马通知与会人员分散突围。由于叛徒告密,陈家成为日本鬼子的眼中钉,汉奸伪军的肉中刺,时常有暗探到村里打听陈道泰和新四军的下落。一次,叛徒带人在村中堵住陈道泰的妹妹,要她交代陈道泰的去向。这时,陈道泰妻子从家中冲了出来,说道,要抓就抓我,我就是陈道泰的妻子。叛徒和日本鬼子如获至宝,对她严刑逼供,灌辣椒水和喂猪的泔水,捆绑毒打。好心的村民看不下去,向日本翻译官交涉求情,说陈道泰从来不回家,一年到头看不到人影,他妻子一个小脚女人,独自在家种地,不问正事,打死她也问不出名堂。看着陈妻遍体鳞伤,昏迷不醒,日本翻译官惺惺作态,做了个顺水人情将她放回村里。深受重伤的陈妻在娘家修养半年后才痊愈。
  陈永祥十七岁那年,陈道泰亲自将他送到新四军茅东县丹三区中仙乡区自卫队担任通讯员。
  到达部队驻地时,正值中午,区长许中安排炊事员赶紧烤饭给陈道泰父子俩吃。新四军当时条件艰苦,白米饭就南瓜汤,陈永祥刚吃完半碗饭,山下枪声突起。原来日本鬼子包围了驻地,部队必须立即转移。陈永祥二话没说,跟着部队向山外突围,在树林山洼里狂奔,一跑就是百多里路。他才十七岁,又惊又累,当晚吐血不止,昏睡了数天。
  1943年2月,抗战形势愈发严峻,国事蜩螗,民不聊生,日寇垂死挣扎,疯狂反扑。在抗战烽火中日渐成熟的陈永祥正式成为新四军47团的一名战士,不久,通过蒋和清、蒋小虎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就在当年,陈道泰跟随新四军北上苏中地区渡江时,遭遇敌军埋伏。激战中,陈道泰所坐木船沉入江中,尸首不见。家人与他失去联系后,一直通过熟人找寻他的信息,但没有回音。直到解放后,与他一起渡江的革命同志证明,当时乘坐第一艘木船的战士顺利冲过防线到达江对岸,其余的全部遇难。家人这才知道陈道泰已经不在人世,当地政府颁发了抗战烈属证。战争年代,革命人士将生死置之度外,谁也不知道明天是否还活着?家人只能在提心吊胆中度日如年。曾经一个珥陵老乡从茅山归来,告知陈家,陈永祥在一次伏击战中阵亡,而且说得有鼻子有眼,他亲眼见到了陈永祥血肉模糊的遗体。陈家上下痛哭流涕,家中供奉的牌位都已经做好。后来陈永祥在执行任务时路过家中,他母亲抱住他半天没有松手,不知道他是人还是鬼?让陈永祥哭笑不得。

  淮海战役勇立战功
  1948年11月,震惊中外的淮海战役拉开序幕,龟缩在江北的国民党守军犹如惊弓之鸟,作最后挣扎。陈永祥时任华东野战军六纵十八师五十四团八连二排排长,凌晨时分,冷雨飘洒,他奉命带领部队由西北角向后吕庄发起攻击。战斗打响后,枪炮声喊杀声不绝于耳,攻击部队迅速炸掉敌军的鹿柴、地堡、铁丝网向纵深突入,陈永祥带领突击小组第一个冲入突破口,与敌人相隔一个院墙展开了激烈的搏击。在拉锯式的激战中,陈永祥与敌军斗智斗勇,致敌重大伤亡。敌军增加援兵数十人,依托高耸的围墙,向二排突击小组猛投手榴弹。此时,二排突击小组伤亡较大,八人中只剩下陈永祥在内的三人。敌强我弱,力量悬殊,陈永祥没有气馁放弃,他鼓励突击队员,要坚定胜利信心,化悲痛为力量,发扬我军一往无前的革命精神,决不被敌人的临时优势所吓倒,只要还有一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
  在陈永祥的带领指挥下,突击组顽强战斗,手榴弹、子弹打光了,就捡起敌人尸体旁的手榴弹、掷弹筒向敌人反投过去。经过一番激战,院内的敌人全被消灭,他们乘胜摸着黑又向另一个大院逼近。当陈永祥刚逼近大院,敌人发现了他,在房顶上拼命地向他投手榴弹,房屋右后侧地堡里的敌人也以猛烈的火力向他扫射。突然,敌人的一颗手榴弹正好击中他的右额头,鲜血流淌,模糊了他的视线。手榴弹就落在他的脚下,吱吱响着冒白烟,眼看就要爆炸。
  说时迟那时快,陈永祥忍着疼痛,一脚将手榴弹踢出好几米远,继而一闪身子躲在一堵破墙下。这颗手榴弹反而把敌人阵地的围墙炸塌了一大截。
  陈永祥隐蔽在墙角下,用绷带把伤口包扎起来,在墙角他摸到了敌人剩下的半箱手榴弹。此刻他头疼得要命,几乎要昏厥过去。这时,另外两个突击队员也从后面跟上来。他说道,不把房顶上的敌人消灭,就无法摧毁敌人的地堡,就无法为部队打开冲击通道。突击队员说,排长,你伤势严重,就隐蔽在这里,我们坚决把敌人消灭掉。陈永祥坚定地说,这点伤不算什么,只要我能动,就和你们一起战斗,敌人很顽固,占领着有利地形,我们不能硬拼,要以灵活机动的战术来对付。说罢,他把自己的想法和两个突击队员商量了一下,然后各自拿了十多颗手榴弹分别向两侧散开。陈永祥咬紧牙关,站起身来,一边猛吹哨子,一边喊道,一排从右边上,三排从左边上,二排跟我来,打!打!顿时,三个人从不同方向同时向隐藏在房顶的敌人投掷手榴弹,轰!轰!”的爆炸声一阵接一阵,浓烟滚滚,尘土飞扬。敌人被吓得晕头转向,真以为我军大兵压境,十几个敌人在房顶上举手投降。陈永祥将俘虏缴械教训了一通,忍着疼痛带领突击队员穿过烟雾向敌人地堡冲去,一名突击队员乘敌人惊魂未定炸毁了敌人的地堡。在陈永祥的指挥下,两名突击队员端起缴获来的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敌人在我军沉重打击下,连长以下百余人向陈永祥他们缴械投降。八连和一、三营部队一起英勇出击,仅仅二十分钟,全歼守敌一个加强连,攻占了后吕庄。
  深夜二时,八连配合友邻部队参加了攻占彭庄水塘战斗,陈永祥伤重不下火线,坚持战斗,带领全排占领敌军炮兵阵地,从正面打到敌军第一百军军部核心工事,迫使两个连投降,缴获战防炮两门,全歼守敌。在这次战斗中,陈永祥荣立一等功,被评为华东二级人民战斗英雄。
  抗美援朝血染疆场1949年初,陈永祥所在部队改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四军七十二师步兵第二百一十六团,隶属第三野战军第八兵团序列。陈永祥跟随部队参加了渡江战役、解放长山岛战斗,围歼逃敌,在福建闽北地区穿梭在深山密林中清剿残匪,惩办流寇,为民除害。1950年6月25日,朝鲜爆发内战,美国当局悍然介入朝鲜内战。战火蔓延至鸭绿江畔,年轻共和国又面临战争的严重威胁,举国上下轰轰烈烈地开始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运动。部队整编后,时任二一五团三营营长的陈永祥带领战友经过短暂集训、形势教育,从浙江嘉兴车运北上,沿途经过五天四夜抵达吉林省辑安县元叶村一线集结,并于1952年9月13日晚跨过鸭绿江,进入邻邦朝鲜境内,开始了千里山地的负重行军。行军中每个战士负重六十余斤,由于山高路险,阴雨连绵,加之敌机尾随轰炸,只能夜行昼息,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有的战士还没来得及上战场杀敌便倒在路途中,长眠不起,永远留在了朝鲜的国土上。在朝鲜北部城市江界,陈永祥面对眼前惨绝人寰的场景,满腔怒火在心头燃烧。这座原本美丽的城市在美帝国主义铁蹄的践踏下,到处是断壁残垣、烈火熊熊,没有一间完整的房屋,美国战机的轰炸声和妇孺的哭叫声连成一片……跋涉二十余天,部队到达朝鲜内趾,守备元山港,开展敌前练兵。志愿军战士爱护朝鲜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尊重朝鲜人民的风俗习惯,关心朝鲜人民的生活疾苦。粮食正当青黄不接,他们每人每天节约一两粮食,救济驻地群众渡过难关。当地群众深受感动,又无以回报,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娘激动地拿起剪刀要把自己的头发剪下来织成鞋子送给志愿军,后经战士们再三劝阻才放弃。
  这一幕幕异国他乡军民鱼水情深也感动着参战的指战员们,他们纷纷请战,立誓消灭美帝。
  年底,陈永祥所在部队奉命开赴前线,担任守卫英雄阵地上甘岭的防御作战任务。时值隆冬,大雪纷飞,天寒地冻,气温低达零下四十多度,呼出的热气很快就把眉毛胡子结成了冰。在冰雪中长途跋涉,行动极为艰难,稍有不慎便滑到在地,跌入悬崖则性命难保。上甘岭是敌我必争的重要制高点,地形南高北低,背与五圣山主峰相连,岗峦起伏,狭长陡险,整个防御缓冲区较小,与我军对峙之敌系李承晚主力伪九师及首都师一个团,气焰十分嚣张。阵地上美军战机呼啸,炮火连天,尸横遍野,战斗异常残酷。按照团部的部署,陈永祥的三营守备405高地至忠贤山之间的防御阵地。他组织小分队,分成突击组、捕俘组、警戒组,破坏敌人的铁丝网,抓捕消灭敌人的哨兵,偷袭炸毁敌军地堡,屡建战功。
  1953年夏天,就在《朝鲜停战协定》即将签字之际,南朝鲜李承晚在“遣俘”问题上制造借口,拖延签字,妄图破坏谈判,中朝军队发起了夏季反击战。在一次战斗中,陈永祥的营指挥部不幸被炮弹击中,弹片横飞,他身负重伤,血染军衣,人事不省,经战地医护人员紧急抢救,送下战场。他是浑身沾着泥土和血渍,缠满绷带,用担架抬过鸭绿江的。在军区医院休养的一年多里,他靠护士喂水喂饭,精心护理,康复后连医生也啧啧称奇,说他的命是捡回来的。

  卸甲归乡本色未改
  1956年1月,陈永祥伤愈后转业到地方工作,先后担任过丹阳县文化科科长,机关党委书记,县委工作组组长,横塘公社副主任,油米厂、造纸厂党支部书记,县粮食局局长,地震办公室主任等职务,直到1982年12月离休。刚回到家乡时,他单身一人,军转干部是块金字招牌,亲朋好友热心帮他介绍对象,他一眼相中了能干贤惠的城镇姑娘葛月华。葛月华比他小十四岁,穷苦人家出身,擅做一手好针线活,外公家也在珥陵镇,与陈永祥老家离得不远,相互间知根知底。结婚时,陈永祥没有置办酒宴,买了几斤糖果在单位里发发,连父母兄弟都不知情。在地方上他依然保持军人朴实节俭作风,为人低调,从不提及自己的荣光经历和英雄称号,凡事追求简单,在他眼里结婚备酒也属于铺张浪费。
  三年困难时期,他在油米厂当书记。因粮食紧张,医院里住满得浮肿病的病人。当时厂内职工一斤粮票可以买两斤碎米,陈永祥每月有国家供应的二十斤粮票,能买四十斤碎米。有次,他在家中看到一大包碎米,便向葛月华打听哪里来的?葛月华说,不是你这个月的供应米吗?他看了一眼,说这里肯定不止四十斤。第二天,他让人用板车将大包碎米拖回厂里重新过磅,多余的全部退掉。多称给他碎米的职工也被他严肃批评了一顿,调离了岗位。婚后,陈永祥夫妇生育了四个子女,连同母亲一家七口挤在六十多平方米的屋内,连天井阁楼都被充分利用起来。他在粮食局当局长时,单位里新砌一幢住宅楼,全家人都看到了住新房的希望。分房之际,粮食局恰巧分来一位部队转业干部,无房可安排。陈永祥毅然决定将分给自己的一套三楼大户让给他,家人却一无所知。直到有一天,葛月华在千家乐买菜时遇到陈永祥的同事打听分房之事,同事很诧异,说自己早就搬进新房,还一直奇怪怎么没有遇到过她。葛月华回到家中,故意问陈永祥,什么时候搬家?陈永祥笑笑说,没有办法,新房留给没房住的转业军人了。葛月华生气但又无奈,她了解丈夫的人品,郁闷时常自嘲自己视力不佳,当初看错人了。
  离休后,陈永祥依然关心时事,关注本地经济发展,生活节俭,但热心于社会公益事业。直到数年前,由于战争年代头、手受过重创,尚有弹片残留在脑中,每到阴雨天伤口隐隐作痛,他卧病在床,病魔缠身,失却当年的英姿,但他依然开朗乐观,壮心不已。

Tags:
责任编辑:小言者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