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丹阳眼镜
新闻资讯
综合新闻
美文随笔
资料下载
网上商城
企业黄页
数据统计
区域名人
程春生:在援建坦赞铁路的日子里(上)
2014-03-12 11:13:22 来源: 作者: 【 】 浏览:840次 评论:1
 
     引言 坦赞铁路是一条贯通东非和中南非的交通大动脉,东起坦桑尼亚的达累斯萨拉姆,西迄赞比亚中部的卡皮里姆波希,全长1860.5公里,轨距1076毫米,其中坦境977.2公里;赞境883.3公里,全线有隧道22座和桥梁318座。该铁路经过的城镇有:卡皮里姆波希、塞伦杰、姆皮卡、卡萨马、恩塞卢卡、通杜马、姆贝亚、姆林巴、伊法卡拉、基达图、达累斯萨拉姆等93个车站,并配备有机车车辆、二座机车车辆修理工厂、技术培训学校、各类场段、职工住宅等全套设施和设备。坦赞铁路是中国政府上世纪七十年代援助非洲的最大项目,为修建这条铁路中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上世纪60~70年代经济困难的中国为此投入了极大的财力和人力。1970年10月动工兴建,1976年7月全线完成。从勘探到竣工、维护运行整整花了10年时间。中国先后派遣工程技术人员5万多人次,高峰时期在现场施工的中国员工队伍多达1.6万人,在工程修建及后来技术合作过程中,有69人为之献出宝贵生命,为发展非洲经济建设作出了杰出贡献。在这数万人的援建坦赞铁路大军中有一位丹阳籍专家,他就是省丹中1952届校友、丹阳市建委原副主任、高级工程师程春生。
    一
    程春生于1932年出生在丹阳县城区,家中除父母外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父亲在内蒙造币厂工作,开始家境尚好。他两岁时父亲病逝,从此坐吃山空,家境逐渐衰落。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其母亲携带五个孩子跟随着其他难民向北逃难,最后在苏北掘江(今如东市)的一个小镇马塘落脚,举目无亲、困难重重,后经好心人帮助,将他们安置在一家王姓祠堂的一间土地庙堂不到10平方米的房子内,除了土地公婆案台和两个防火水缸外,剩下的地方只能搭一个六个人蜷缩在一起的通铺了,另外在露天搭一个烧饭披屋。那时大哥才十九岁,而且双目在学校受过伤,几乎失明,一家六口的生活担子全落在母亲和大姐肩上,母亲以较好的针线活手艺不分昼夜拼命地替人家做衣服,大姐替别人家洗衣服、带孩子,收入微薄又不稳定,家无隔夜粮,过一天愁一天地打发日子。妈妈大半辈子受尽折磨,吃尽了苦,都是为了孩子。有人看她带一大帮孩子很为难,建议将程春生送给三叔父家带,她没有答应。再困难她也舍不得丢孩子,儿女个个都连着她的心啊。程春生在家最小,母亲最宠他,在马塘住了五年多,长期受到艰苦生活的折磨,使母亲落下了高血压和腰痛毛病,也培养了程春生从小甘于吃苦的精神。
    1942年程春生全家又回到丹阳,那时大哥病逝,大姐、二姐相继出嫁。为了生活,二哥才十六岁就辍学考进丹阳火车站当勤杂工,由于工作机灵负责,被调进货场搞调度、筹备工程材料,用他的工资负担家庭,并供程春生继续求学读书。哥哥成家后,境况更为拮据,程春生在艰难困境中度过了自己的青少年时代,母亲的意志坚强、勤劳治家的精神给了程春生刻苦求学的动力与鞭策。
    1949年丹阳县解放,程春生考进入省丹中读高中,他勤奋认真读书,各科学习成绩优秀,1952年考入上海同济大学在铁道建筑专业学习,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铁道部华北设计分局、铁道部第三设计院工作。铁道部第三勘测设计院是以铁路、公路、城市轨道交通等勘察设计为主的国家甲级大型综合设计院,综合实力排在全国勘测设计百强单位前列,1953年成立,直属铁道部领导,承担华北,东北地区铁路、公路、城市轨道交通的勘测设计工作。铁道部第三设计院50多年来为共和国的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完成铁路勘察设计25000多公里,占我国铁路通车里程的三分之一,完成境外铁路勘测设计3000多公里,赢得良好的国际信誉。
    程春生工作踏实努力,不断钻研铁路建筑房屋技术,1956年晋升为技术员,1965年10月晋升为工程师。他所在的工作定型组被评为院先进小组,并被命名为“程春生青年突击组”,程春生于1968年3月至1977年11月四次出国援建坦赞铁路建设,在赞比亚、坦桑尼亚从事铁路建设,任铁路房建专业组长。1982年调丹阳市建设委员会任副主任,兼任丹阳市建安公司总工程师,主管本市建设系统全面技术工作。担任丹阳市第七、第八届政协委员,兼任丹阳市土木建筑学会理事长、集体建筑业协会会长,任镇江市土木建筑学会理事、镇江市建筑业联合会副会长、镇江市集体建筑企业常务理事。1989年程春生晋升为高级工程师。为国家援外项目“坦赞铁路训练学校教学楼”的建筑设计的主要参加者,1992年3月程春生被载入《江苏省建设系统高级人才名录》。
    二
    在20世纪60年代非洲民族解放运动蓬勃发展的浪潮中,1964年,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相继独立,它们迫切需要经济上的独立来支持政治上的独立。赞比亚是一个内陆国家,作为当时世界上的第三大铜矿产地,却苦于没有出海口而使得铜矿贸易大大受限,赞比亚需要一条通往坦桑尼亚出海口的交通命脉;当时坦桑尼亚的交通运输主要靠公路,干线公路多为柏油路面,其它区级主要道路和次要道路多为砾石清面和土质路面,其中有很多是殖民主义者修建的,其目的是为了便于掠夺坦桑尼亚富饶的资源;他们把掠夺来的钻石、黄金象牙和剑麻、棉花、咖啡等农产品从内陆运向达累斯萨拉姆港口装船运走。由于一些国家的封锁,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经济发展当年面临很大的困难。而坦赞政府曾一起向世界银行申请援建坦赞铁路,但被婉拒;坦桑尼亚副总统卡瓦瓦访问苏联时,请求苏联政府帮助修建铁路,却再度遭拒绝。一些西方国家考察后的结论是:修筑这样的铁路没有任何经济意义。
    在这样的国际大背景下,当时中国首要目标是获得亚非国家的政治支持,打破外交孤立局面,在国际舞台上取得一席之地。当时的国家对外经委主任方毅向周恩来总理谏言,援建坦赞铁路“恐怕国力吃不住”,周恩来说:“更重要的是还具有军事上和政治上的意义。”援建坦赞铁路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坦赞铁路不仅仅是跨越东非大裂谷带,还构筑了新中国60年历史中一个独特的符号,它是新中国早期对外援助的典范和缩影,它是中国外交中的一笔无形资产,它甚至被看作中国与非洲甚至中国与整个第三世界“兄弟情谊”的丰碑。
    1965年2月,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访华。刘少奇主席和周恩来总理在与尼雷尔总统会谈时表示:中国政府同意帮助修建一条由坦桑尼亚到赞比亚的铁路。毛泽东对尼雷尔说:“你们有困难,我们也有困难,但是你们的困难和我们的不同,我们宁可自己不修铁路,也要帮你们修建这条铁路。”1967年6月,赞比亚总统卡翁达访华时,与中国商定了修建坦赞铁路的相关事宜。
    同年9月5日,中国、坦桑尼亚、赞比亚三国政府在北京签订《关于修建坦桑尼亚———赞比亚铁路的协定》。协定规定:中国提供无息的、不附带任何条件的贷款9.88亿元人民币,并派专家对这条铁路进行修建、管理、维修,培训技术人员。
    1968年5月,中国勘探队开始远征陌生非洲,在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开始进行全线的勘测设计。当时的中国勘测科技人员肩挎背包、马驮行囊、披星戴月、伏冰卧雪、攀悬崖、趟河水、冒狂风、闯沙海,跋涉于白山黑水,奋战在戈壁荒漠,寒暑易节,拼搏不止,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挑战生命的极限,用辛勤与汗水在充满希望和梦想的原野上默默耕耘,劈斩出新中国铁路事业的希望。
    1970年10月26日,坦赞铁路正式开工,尼雷尔总统和卡翁达总统先后在坦赞铁路的两端主持了奠基仪式。
    程春生回忆说:在炎热的非洲南部地区,大多是河流与沼泽地,铁路都得从这些地方穿过。因为地形特殊,暴雨倾泻,施工便道常常被冲毁。    另外铁路沿线有许多深山峡谷和沼泽,工程十分艰巨。铁路一线1800多公里多少施工机械设备,成千上万台设备全是从国内运去的,这里有机械设备,有吃的、有菜、干菜,统统都从国内运。最高峰有一年的时间,有16000多人参加战斗,采石工人们冒着40多摄氏度的高温,头上烈日晒,脚下石头烤;铲运机手们上车一身汗,开车一身土,下车一身泥。经过五年多的艰苦努力,坦赞铁路于1975年10月试运营,1976年5月完成了全线工程收尾和设备安装配套等工作。“钢铁斑马”终于驰骋在千里铁路线上。坦桑尼亚和赞比亚两国人民乃至整个非洲把坦赞铁路誉为“自由之路”“南南合作的典范”。仅用了五年零八个月的时间,这条曾被西方舆论断言不可能建成的铁路比预期时间提前建成了。
    1976年7月14日在赞比亚的新卡比利姆博希车站,中坦赞三国举行了隆重的铁路交接仪式,那天的情景程春生至今还记忆犹新。
    正因为中国人民竭尽全力,援助了非洲人民,而非洲人民也支持了中国人民的外交斗争。所以,当中国重返联合国时,毛泽东风趣地说,是“非洲朋友把我们抬进联合国的”。赞比亚和坦桑尼亚在“一个中国”问题上从未动摇过。坦赞铁路的建成是坦、赞、中三国政府和人民合作的丰硕成果。
    程春生回忆说:“1968年,36岁的我刚接到出国的通知,思想也曾有过波动。当时主要是考虑几个方面的困难,其一母亲已七十多岁了,身体也不太好。其二我和我爱人1961年结婚后一直分居,院干部已在考虑解决我的分居问题了,这次出国何年才能回来呢?其三我已申请入党,组织上也正在考虑。在国外是不考虑办入党手续的。其四到了非洲人地生疏、言语不通、天气炎热、毒虫猛兽多,自己生活上能适应吗”?经过反复深思并与家庭沟通,回想起自己多亏国家照顾,圆了大学梦。大学毕业后又由国家安排在这么好的单位工作,一定要报答祖国和人民。程春生在1959至1961年连续三年被评为院级一等先进工作者,定型组被评为院先进小组,并被命名为“程春生青年突击组”,以后在各项生产竞赛评选中,连连获得殊荣……这次出国援建坦赞铁路,房建专业只有一个名额,这光荣艰巨的任务落在程春生身上,是组织上经过多次反复研究定下来的,这是莫大的信任,他怎能辜负党对自己的培养和关心呢?家里的人对他出国的态度,都是热情支持的,妈妈只提出一个要求:经常给家里写信,工作忙片言只字也行。程春生默默许下了心愿:完成任务后,争取早日回到妈妈身边,一直陪伴她,服侍她,补偿她,让她晚年过得更幸福美满……但是,1974年4月底,在国外工作的程春生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他母亲因心脏病复发,医治无效逝世了,当时他在赞比亚姆比卡地区,接到噩讯,只觉得天旋地转……
    程春生和爱人是1961年结婚的,爱人从小就失去了父亲,继而母亲改了嫁,她跟着大伯父生活,并由在江西九江部队里教书的小叔父经济资助,供她在吕城中学读书,生活上很艰苦。1961年正是三年困难时期,他们结婚也很简单,没有备酒请客,也没有添置家具,只是办个登记手续,一起去看场电影,婚假一过便开始了分居生活。1968年程春生出国时,妻子一直予以支持,在家带好了两个女儿。
    程春生说:我们所有出国的这些人,出国之前都要学习坦赞两国的民族风俗情况,要了解这条铁路所经过的地方,它的自然困难条件,到了国外如何具体遵守我们援外的八项原则和中国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都很具体,出国之前三大内容都要训练,经过一个礼拜的学习才能派出。我国援助设计队共有十多个专业,我所在房屋设计组的驻地多次变换,刚来坦桑时住在国内运来的拼装式简易房屋中,后搬进坦方供应的一处旅馆,最后到赞比亚姆比卡地亚由赞方提供一处平房旅馆,生活上有国家无微不至的照顾,使大家能集中精力投入工作。各专业长期工作,生活在一起,亲如一家人,各专业之间频繁的业务联系都能顾全大局,和谐协作,极少有扯皮现象。每天早餐后,熙熙攘攘忙着准备出工,不出工的留在家里紧张地搞内业设计。
    程春生初来坦桑,白天对坦桑既有中央铁路房屋建设进行调查考察,晚上整理资料,冲印照片……调查工作完成后,将资料寄回国内,接着编写勘测设计报告。做设计前的准备工作,赶做了一批定型通用设计图。国内也陆续派人来坦开展现场设计,工作面铺开后,工作量也逐渐增加,待施工队伍进场后,形成了边施工边设计的局面,为了跟上施工进展,常常加班。
    国内对外经济联络部,铁道部和铁三院的领导对援外工作很关心,多次分别来看援外人员,晚上和他们促膝谈心,了解援外工作人员的生活情况,传达国内形势。领导都很平易近人,没有官僚架子,尤其是外贸部部长陈慕华和女同志谈起来更为亲切,像一位老大姐。她看到有些工人用纸卷喇叭抽烟,便要他们买烟抽,在国外卷喇叭影响不好。大家反映这里的香烟太贵,普通的使馆牌香烟也要3个多先令一包,钱不够花。陈部长因此特批,由大卖部进货,廉价售给这些瘾君子,差价部分由国家补贴。
    程春生在出国期间还份外接受了两个援建项目设计任务。其一:尼雷尔总统决定在达累斯萨拉姆自己建设一个生物制品所,委托中国设计。中国大使馆周伯平代办将任务交给了铁路组。并交待:“这是反帝的第一线的任务,要求又快又好地完成。”任务下达后,
    由设计总队调程春生到医疗队配合他们工作,医疗队的成员都是上海、武汉、兰州等国内各大城市生物制品所的主任和专家。根据他们按照生产设施对土建提供的要求,程春生一个人熬夜加班搞房屋设计,初步方案经坦方审定满意后又赶制施工图。建成后举行了隆重的竣工仪式,尼雷尔总统亲自参加剪彩,坦方各部部长和各国驻坦大使大都参加了,程春生应医疗队的邀请参加了仪式,见到了尼雷尔总统。其二:在坦赞铁路建设项目外,中国政府援建一所“坦赞铁路培训学校”,帮助他们专门培训坦赞铁路建设的各专业的技术人才。校址设在姆比卡地区,开始规模200多名学生,占地约30公顷。除办公楼、教学楼外配有食堂、浴室和学生宿舍等生活房屋。另有建设较大的学生实习场地,铺有铁路,以1:1的比例布满了个专业的实习设施,学校内部的铁路连通车站铁路,火车头可以开进实习场地,以供学生教学实习使用。程春生担任总平面布置和教学楼的设计工作,在和各专业组同志的配合下,共同完成了该项援建任务。建成后赞比亚卡翁达总统到现场视察时给予充分肯定和好评。
    坦桑尼亚位于南半球,季度变化和北半球相反。境内大部分地区原属热带草原气候,地理位置临近赤道,年温度变化小,最热月平均温度同最冷月平均温度之差只有2~4℃。
    变化较大的内陆地区也不过5~6℃。没有四季之分,但温度的日变化却比较大,一般达10℃~15℃,个别地区达16℃~17℃。坦桑尼亚每年12月至次年3~4月比较热,而6~9月则较凉爽。就首都达累斯萨拉姆而言,12月到次年3~4月中午常出现35℃以上的高温,而这时国内正是寒冬腊月最冷的时候。北京乘飞机一昼夜便可到达累斯萨拉姆达,两地的时差约5小时。如果在这期间乘机出国或回国,在一昼夜内,气温和时间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对人体非常不适应,需要较长时间的调整,有少数同志因此嘴唇上生出了小脓疮。
    程春生喜欢乘船,原来最快的远洋客轮是“建华号”,北京到达市连续航行时间要18昼夜,后来国内进口两艘“耀华”,航行时间缩短到12昼夜。两地的温度差和时间差,可以在较长时间内逐渐调整过来,避免乘飞机发生的弊端。船上服务设施也好,除寝室、洗手间、淋浴间外,还有餐厅、电影厅、游乐厅,甲板上有游泳池,伙食也很丰盛,傍晚可在宽敞的甲板上游览海洋景色,在船上好比在疗养院。可对会晕船的同志来讲,就不那么好受了。“耀华”远洋客轮北京到达市第一次试航;埃塞俄比亚航班飞机由达市到北京第一次航行;这两次程春生都荣幸乘上了。

责任编辑:小言者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