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丹阳眼镜
新闻资讯
综合新闻
美文随笔
资料下载
网上商城
企业黄页
数据统计
过眼丹阳
居民点往事
2014-11-23 15:25:21 来源: 作者: 【 】 浏览:813次 评论:0

  珥陵镇居民点,建于1959年,坐落在现新街西南,距原来老西街有一里地远。东挨丹金公路,南与韦家坂村相邻,西近镇西环路又与庄家坝村咫尺在望,北临镇西大街,村民进街方便快捷。居民点有四个村民小组,约二百多户人家,目前是我们珥城村委珥西村最大的镇中村之一,是镇政府所在地。想到我们这一代人住进居民点已有五、六十个年头了,心里往事累累,家家都有一些难忘的事和难念的经。
  居民点其实不全是居民,居住在这里的人在当年百分之九十八是农民,称叫“居民点”实际上是美称,叫叫而己,居住这里的人全是石桥河道两岸的住户,西街住户多,东街住户少。原因是1958年搞水利建设,拓宽河道开珥渎河(丹金漕河),需要在两岸百十米之内拆迁搬移。据现有老人讲述,当时乡政府领导有一种拆迁方案,借开河之机把河两岸拆迁户全部拆建到祥里地方去重建珥陵镇。刚好两位高级社主任魏某、陆某都是祥里人,乡里有这种意图他们二位求之不得大力支持。于是乡里在乡政府内召开拆建户会议进行动员。那时我才十四岁左右,记得一个晚上,跟奶奶去的,听大人讲是一个叫丁乡长的主持会议,陈述拆房重大意义,然而宣布拆房期限时,同时强调要拆迁户搬到祥里去。丁乡长话音刚落,会场上就闹成一团,像炸了锅的一样强烈反对,绝不搬到祥里去,叫的喊的哭的混杂在一起。丁乡长眼看无法收场,从腰间拔出快慢机(枪)往台上一拍,高声叫喊,这是乡政府决策,你们不搬也得搬,不服也得服。而拆迁户的心里想的是祖祖辈辈住在这里已习惯,街民近邻友好,交友行事便当,有俗话讲:修七世才修到一个街角落”,故谁也不愿意搬到乡下祥里去,一吵一闹后丁乡长草草了事。当时我们年小看到枪吓得打抖,抱紧大人的腿不放,事后还听大人讲,我们西街两位领导去乡政府求情被关禁闭,说他们不服从命令带头闹事。再后来不知怎样无声无息了。那时搞拆迁,不是现在搞宣传发动、搞民意测试,对房财评估,公正公平公开拆迁,说得你心服口服。那时就不同,一声令下一伙风说动手就动手,靠的是武断,枪打出头鸟,杀鸡给猴看,这么多拆迁户一下子房没了,只好各找门儿暂住乡下邻村,我们西街的南片大都搬到大西里暂住。
  居民点这地方原名叫“老鼠窝”,属小丘陵高地,听老人们说选址在这里一是地方高,不受淹,二是四周塘多,东有长瓢塘,南有锅底塘,西有上下林士沟,北有七亩塘,水资源丰富,足以给住在这里的人吃水,那时吃水都是塘水,每人吃水都要家家户户到塘里挑,淘米洗菜汰衣都到塘里用塘水。乡政府也开恩同意选址造居民点。1958年奠基动工,由初创珥陵建筑站柳六金、郭木金等人组建承办,动员几十号瓦木匠进驻工地。用的砖木全是拆下来的旧砖、旧木料,那时没有现代运输工具硬是肩挑,小车、大车推运到工地。工地上瓦木工,小工干得热火朝天,经过一年的紧张施工完美交付。1959年后拆迁户陆续住进居民点。
  居民点建筑在当时虽是平房砖木结构,但突破旧时建筑风格独户型,而是归排建筑。共建平房九排,每排20间,排排柱也是同栋阁柱,一式木制门窗统一走廊,房柱基填桑板加石墩子,仿古式,当时可称土洋结合。外型很好看,雪白的墙体,红彤彤的一式门窗,每户编号(门牌号)在当年确实感到新鲜美观。曾在上世纪60年代时期风靡一时,轰动了全珥陵镇并起了个响亮的村名“珥陵镇居民点”,给农民戴上居民的光环。
  1959年到1961年拆迁户全部住进。由珥陵镇拆迁负责人进行房屋分配,根据拆迁房重新退赔,退赔是十赔九不足,居民虽意见纷纷但也无可奈何,那时的人怕事不惹事,对自己的房产也不重视,拆了就拆了有的住就行了。
  当时住进居民点好处是住新房,面子好看,不好的一面是内装修一间都没好,也没粉刷,甚至“间间通”,这边看到那边,没办法只好用布,芦网,木板挡隔,不隔音,冬天凉风吹,夏天蚊虫咬,热煞冻煞,一到夏天家家搬到走廊门口吃,晚上住走廊,像逃荒佬一样。这样的日子熬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时,农村掀起造楼房热,住户环境有所改变,家家户户在明堂门口砌楼房,南高北矮,居民点又面临采光不足,冬天住在风波亭,夏天钻进热蒸笼的局面,四周楼房成群,把原来老房都包在了中间。
  直至2004年双创双清工作开展后,居民点才彻底变了样,成了“珥陵卫生示范村”,排排房屋整齐,水泥路清洁,有专人清扫收集,有垃圾箱、公共厕所,消防栓有备无患,晚上条条路上电灯通明,篮球场上每晚的广场舞吸人眼球,燕飞凤舞,人们沉浸在幸福和谐的日子里。

Tags:居民 往事
责任编辑:小言者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