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丹阳眼镜
新闻资讯
综合新闻
美文随笔
资料下载
网上商城
企业黄页
数据统计
过眼丹阳
修雨伞
2014-11-23 15:25:19 来源: 作者: 【 】 浏览:713次 评论:0

  一日,我刚从午睡中醒来,忽然一声悠长的“修理雨伞哦”吆喝声传来,那是一声沧桑略微带些外地口音的吆喝声,在满街的喧闹中那么清晰地传进耳鼓,记忆的闸门一下子被打开——
    我小时候最讨厌的就是下雨天,原因就是一到雨天要穿胶鞋、打雨伞。我家那时候只有一把雨伞,伞把是竹子做的,伞面是油纸涂了厚厚的桐油。最初,伞面是金黄色的,伞面一打开几乎可以容得下三个大人。记不清这把伞是什么时候买的,轮到我用的时候,伞面上的桐油已经脱落,看上去黄一块褐一块,斑斑驳驳像一个调皮的孩子不小心磕破了脸。伞很重,拎起来很不方便。每逢下雨天,我便磨蹭着找出许多理由不愿意打这把伞。有时候,在父母的威逼下,我不得不带着它去学校。放学的时候,即便下雨我也不撑开——一身湿漉漉跑回家,父母自是少不得逼问,我便故意编一个理由或是想一个法子来把雨伞弄坏。
  估计像我这样淘气的孩子很多。印象里修雨伞的一来,刚在村子东头的大杨树底下把摊子支好,一声吆喝“修雨伞哦”,立马身边便会围满了人:有给伞换把儿的,有修理伞开关的,有换伞骨的,也有给伞刷桐油“打补丁”的。修雨伞是个细致活儿,那是手艺钱、辛苦钱;一把伞买新的也不过五六元,修一把伞也就几角钱,乡亲们往往一把伞用了很久也不舍得扔掉。
  修雨伞也有季节性,一般夏季,修伞匠来的比较勤,春天毛毛细雨不挡人,冬天里雪落到身上一拍就掉,乡亲们也舍不得撑雨伞。依稀记得修雨伞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很和气也很爱说笑,往往一边忙活一边和乡亲们拉家常,小村偏僻,平时也没有什么外人进出,经常是他一来,大人说笑小孩撒欢,大杨树下便会溢满欢笑声。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修雨伞者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连村东头那几棵粗壮的大杨树也不见了踪影。
  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我的伞多了,从颜色到功能,遮阳的、防雨的、防紫外线的,价格不一而足,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只是现在的伞还和以前一样不耐用,不是伞尖扣儿丢了,便是开关处松动。有些我喜欢的伞,就是出现些小毛病也不忍心丢掉。于是,心里开始怀念起修雨伞的,可是竟再也没有听到过那熟悉亲切的吆喝声,那些坏伞便只好丢放在角落,落满了尘埃。
  今天再次听到久违的吆喝声,觉得是那么亲切;我匆忙找出那几把坏伞追下楼去,大街上人来人往行色匆匆却早已不见了修雨伞人的踪迹。看着垂头丧气的我,老公说:“一把伞值几个钱?有修的必要吗?”看来真是人们生活越来越好,早已不在乎买伞的钱了。

Tags:雨伞
责任编辑:小言者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