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丹阳眼镜
新闻资讯
综合新闻
美文随笔
资料下载
网上商城
企业黄页
数据统计
过眼丹阳
记忆中的那些车
2014-11-23 15:25:00 来源: 作者: 【 】 浏览:446次 评论:0
     翻阅单位的照片档案时,一张照片勾起我童年的记忆。那是张影像有些模糊的黑白照片,一群老一代养路工人正向一辆小翻斗车上装砂料,翻斗车很破旧,发动机已裸露在外。
  可是,就是这种车,在我小时候救过我好几次。小时候的我体弱多病,有几次病得很严重。我家在新疆的小县,赶往离家十公里的伊宁市的医院只能用这种车。冬天天气极寒,妈妈把我包裹得紧紧的,抱我坐在前面的翻斗里,至今我还记得那颠簸的长路,那一望无际的白雪戈壁,随着“突突”刺耳的发动机马达,慢慢伸向远方……这被岁月尘封、只留存于照片记忆的破翻斗车,是我的生命之舟,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上小学时,单位为照顾离学校太远的职工孩子,派专门的拖拉机接送我们。拖拉机车厢两侧有木板,上方搭两个高高的用于手扶的铁栏,车一启动,冒出的黑烟呛得后面的孩子直捂鼻子。别小看这黑烟拖拉机,它让我们威风极了,因为只有公路段有这种学生专用车,还曾惹得多少孩子羡慕、眼红呢。这已渐渐消失的拖拉机,陪我度过了5年的小学生涯,拖拉机的马达声和冒出的黑烟与《少年先锋队歌》、春天在哪里》一样,是我童年的烙印。
  还记得解放牌汽车吗?车身的绿色让人记忆犹新。那时,谁是解放牌汽车司机可是极大的荣耀,后来在照片上重新看到的“尊容”,才发现原来它如此破旧。工作后,我第一次“飘大厢”就是在解放牌汽车上。我把头裹得紧紧的,相互依偎躲在车栏板后面,任风在耳边怒吼,车上残留的煤灰把我变成了煤球,但我依然庆幸有这样的便车坐到家,省了班车钱和周转时间。
  记忆的车轮把我的思绪拉向今天,父亲说:这些车算什么?我1959年刚来新疆时,有一辆手推独轮车多少人眼红呢。”我在同事父亲的相册里看到了这种手推车,一个轮子、两个竹斗、几米草绳。难道这就是我们父辈的劳动工具?在父亲的娓娓道来中,曾经的往事化作甜蜜又酸涩的回忆。

Tags:记忆 那些
责任编辑:小言者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