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丹阳眼镜
新闻资讯
综合新闻
美文随笔
资料下载
网上商城
企业黄页
数据统计
过眼丹阳
一次不寻常的抢救
2014-11-23 15:24:34 来源: 作者: 【 】 浏览:388次 评论:0

    


  1974年夏收时节,一天上午,县医院五官科接到武进县前黄公社医院打来的长途电话,他们那里一个三岁男孩兵兵意外将一瓣炒蚕豆呛入气管,情况十分危急。对方正在焦急地寻找汽车(那时汽车少,只有公家单位才有汽车),争取尽快送孩子来丹阳,让我们提前做好抢救准备。
  “文革”后不久,一批医务人员从镇江下放到县医院,原镇江地区医院五官科周主任即是其中之一。周的到来,使得丹阳较早地开展了气管镜检查的先进技术。当年,常州、武进、金坛等地尚无此技术力量,一旦遇有气管异物患儿,很多都是转送丹阳救治。
  气管异物是一种非常危急的疾病,多发生于四岁以下小儿,夏季蚕豆上场,农村此类患儿增多。吸入蚕豆格外危险,蚕豆在气管中吸收水分,体积膨胀,可将气管堵塞,随时都会发生窒息死亡。不久前,一个吸入蚕豆的孩子从金坛转送丹阳,金坛的救护车驶入丹阳县城白云街时,孩子突然呛咳窒息,死在了救护车上,实在令人扼腕痛惜。我跟随周主任工作多年,当年所发生的那些事情,记忆犹新。
  一放下电话我们便紧张忙碌起来。周主任亲自检查气管镜器械,每一只小灯泡,每一根电线接头,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抢救过程中出现任何一点故障或耽搁,都可能危及患儿生命。
  我带着进修医生匆匆去了手术室,做好术前一切准备。
  忽然,手术室门外传来传达室工友老严急促的呼唤:五管科电话,吕城机场紧急长途!”原来,运送兵兵的卡车抄近路途经吕城机场,被岗哨拦下来。兵兵父母虽向机场诉说缘由,但军用机场必须持县革委会证明方能通过。孩子家长急得一时没了主意,只好向医院求救。周主任看着墙上的挂钟,指针快指向上午11点,时间已过去了一个半小时,汽车从吕城机场赶到丹阳至少还需一个小时,如此长时间拖延等待下去,难保孩子在路上不发生意外,怎么办?情急中,他忽然想起,何不向武进县革委会领导隋振江求助。隋曾任镇江市市长多年,周主任与他有点熟。两月前,隋振江还专程来丹阳请周主任看过病呢。接通了隋振江的电话,他当即与机场驻军联系,驻军闻讯后立即派一名技术过硬的驾驶员用吉普车火速将孩子送往丹阳。消息传来,在场医务人员喜形于色,奔走相告。
  近中午12点,军用吉普车飞快驶进县医院停在病房大楼前。在医院进修五官科的军医刘喜明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从驾驶员手中接过孩子,只见孩子脸色发白,呼吸急促,他紧抱孩子飞步跑往手术室。大家围着手术台进行了短暂而又细致的检查,孩子嘴唇紫绀,身上发烧,因为憋气与挣扎,头发全都汗湿,呈极度衰竭样。
  周主任仔细听诊后,确定蚕豆堵塞在右侧支气管里,手术立即开始,手术室一片肃静。先由一名医生抱住孩子的头,再由两名医生摁住孩子的肩膀和手脚,便于气管镜插入和检查。由于气道堵塞,此时根本无法上麻醉。我穿上手术衣,戴好无菌手套,打开手术包,准备作气管切开。手术过程中,患儿随时都会发生反射性呼吸心跳骤停,甚至死于手术台上,这正是气管异物和抢救的危险所在。一旦险情发生,任何药物都无济于事,惟有尽快切开气管,方能救命。
  周主任跪在地上,拿起小儿气管镜,以熟练的技术,把气管镜从咽喉插入孩子的气管中,身旁一位医生及时给他递上所需各种器械。尽管周主任做这方面手术很有经验,我自己参加此类抢救也已多次,但不知怎么的,在那种特殊氛围状态下,我的心情仍不免有点紧张和担忧。透过气管镜前端那火柴头大小的灯泡所发出的微光,周主任看到了落在支气管里的蚕豆。他拿起细长的异物钳透过钢笔杆粗细的气管镜去夹蚕豆,管窥视野那么小,操作并不容易。
  蚕豆滑动了一下,没夹住。他深吸一口气,接着又张开钳子,终于夹住蚕豆了。刚刚把夹住的蚕豆提到气管镜口上,不料蚕豆竟碎掉一只角,只取出很小一部分。第三次夹住蚕豆时,由于蚕豆体积大于镜口内径,无法从镜管中拖拽出来。周主任屏住气,把气管镜慢慢地,稳稳地往外挪,准备着将气管镜连同夹住的蚕豆一并拔出。眼看即将大功告成,不料,就在拔出气管镜的一瞬间,意外发生了,孩子的两侧声带刮住了蚕豆,蚕豆又滑落到气管里。刹那间只见孩子脸色青紫,眼睛发直,手足松弛,呼吸停止。身旁的护士发出一声“呀!”的低低惊叫,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快,气管切开!”周主任一声令下,我立即拿起手术刀切开孩子颈前皮肤,切口顿时涌出一股紫黑色血液,孩子血氧饱和度已降至零,生命岌岌可危。真的是越忙越出乱,由于孩子小,气管细,一下子竟找不到气管的准确位置,我脸上汗也下来了。周主任边督促抱头的医生保持正中位置,边叮嘱我:“别慌,用手指好好摸一摸。”我把手指伸入切开的软组织两侧,很快找到了偏移在一侧的细如笔杆的气管,迅捷用尖刀在喉头下方气管上挑开一个一公分多长的口子。一股气流夹杂着分泌物一下子从切口喷溅而出。气道一打开,孩子脸色霎时泛红,创口的出血也变得鲜红起来。更巧的是,滑落在气管内的蚕豆瓣此刻也被气流冲到了切口处。我赶忙撑开切口,用血管钳牢牢夹住蚕豆,一下子拔出来。危险终于解除,孩子的呼吸得以恢复,所有在场的人都舒出一口长气,周主任凝重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
  周主任让我把取出的蚕豆送给兵兵父母看时,那位军人驾驶员还一直等候在手术室门外。
  他说一定得等到孩子平安的消息,他才能放心离去,回去也好向首长们报告这个好消息。
  因作了气管切开,小兵兵留院观察两天,第三天拔管,痊愈出院。



  

责任编辑:小言者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