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丹阳眼镜
新闻资讯
综合新闻
美文随笔
资料下载
网上商城
企业黄页
数据统计
行业精英
浙江的丹阳眼镜人洪金法
2014-03-18 16:20:46 来源: 作者: 【 】 浏览:1788次 评论:0
 我市眼镜产业闻名海内外,眼镜市场作为全国眼镜产品的集散地,发挥了重要作用。如今,眼镜城二期正式开门揖客已进入倒计时,我市的眼镜商贸业将迎来一个全新的时代。然而,鲜为人知的是,眼镜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批外地客商尤其是温州商人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作为第一代来丹创业的眼镜人,今年74岁的瑞安人洪金法就是其中一位。
  眼镜引领他走出大山
  浙江省瑞安市马屿镇素有眼镜之乡的美称,以出产镜架闻名,但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里仍是穷乡僻壤。由于地处山区,地少人多,人们生活贫苦,饿肚子是常有的事。改革开放后,许多年轻人开始外出寻找机会挣钱养家。
  1966年,洪金法从部队复员回家,在家乡马屿镇做起了船夫,靠摆渡挣钱养家糊口。为了多挣一些钱,洪金法有时还临时做些零碎的小买卖,日子过得十分艰辛。一次,一位乡亲和他开玩笑:“小洪,你还在这里傻撑船,你大哥做眼镜生意,已经成了万元户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没过几天,洪金法就找到刚好回家的大哥洪金官,要他带着自己做眼镜生意。当时,洪金官其实就是位货郎,每天挑着眼镜挑子,在外地沿街叫卖。由于并没有外人吹嘘的那般神奇,大哥一开始拒绝了洪金法的请求,但洪金法很执拗,三天两头盯着大哥。最后,大哥洪金官便对他说:“宁夏银川那还没有人去,你要是吃得了苦,就去那儿吧。”1978年,洪金法告别家人,带着从大哥那儿借来的一点货出发了。到达银川后,洪金法便开始四处摆地摊,孤身在外的艰辛远超当初的想像:白天,有时候他忙得一天都没时间吃东西,有时,他的眼镜摊连续几天无人问津;晚上,除了必须忍受思乡之苦,他还经常露宿街头……渐渐地,洪金法摸清了里面的门道,生意做得越来越有起色。在此过程中,他从同行口中了解到了丹阳。
  当时,丹阳的眼镜产业在全国已经小有名气。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小作坊起步,眼镜企业逐渐发展壮大,尤其是镜片行业走在了全国前列,形成了自己的特色。自然而然,一些外地眼镜商人批发镜片,开始首选丹阳。
  但由于受长期的计划经济影响,国内眼镜产业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供货速度难以应付市场需求。为了及时提到货物,洪金法只好每次在火车站旁的一家名叫“康乐旅馆”的旅店住下等货。后来,住在这家旅店的外地眼镜商人越来越多,这里便自然形成了一个临时性的“眼镜交易市场”。
  此后几年中,洪金法又相继辗转襄樊、哈尔滨、秦皇岛、北京、齐齐哈尔等地,每次从丹阳、温州两地批了眼镜,再拿到当地去卖。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来丹阳的次数越来越多。后来,他干脆将老家13岁的大儿子洪作东接了过来,一起帮着做生意。儿子在齐齐哈尔摆地摊,洪金法则专门在丹阳负责进货。

  扎根丹阳催生眼镜市场
  1983年下半年,洪金法得到一条信息,湖北襄樊一位战友所在部队的军工部生产一种变色镜片,这种镜片一遇到太阳光线会马上自动变色,市面上还未曾见过。他便私底下找战友进了一些货,尝试着卖卖。当他带着这批神奇的镜片回丹阳对色时(由于变色深浅不一,需要将两片颜色接近的镜片分装成一付),一同前来进货的老乡见到后,大为惊叹,缠着要洪金法转给他们一些。
  但他第一次只进了300多付,自己还要卖,老洪不肯。没想到,当天晚上,几位老乡又来敲旅馆的房门,找他谈买变色镜片的事。
  洪金法终于经不住老乡们的苦苦恳求,答应将300多付变色镜片全部转手。在旅馆里,洪金法将货分给了大家。
  等到全部分完送走老乡后,他算了下,一付镜片竟然赚了五毛钱,一共赚了近200元,这让洪金法十分兴奋———以前,自己辛辛苦苦一年到头顶多才赚个几百元;上班的人平均工资也就每月十几元。他瞅准商机,赶紧又去进货。这次他足足拿了两箱,共有一千多付。没想到,货一到丹阳,便立马被老乡抢购一空。
  由于当时变色片在市面上十分罕见,洪金法的名声也越传越远。渐渐地,全国来自温州、山东、江西、湖南等地的许多客商专程来到丹阳,指名道姓找老洪买变色镜片。1984年,洪金法打电话给远在齐齐哈尔的儿子洪作东,让他赶紧处理完手中的货,来丹阳帮忙。随后,父子二人在康乐旅社长期包下一间房间,取名“康乐旅馆37号眼镜”,开始专门从事眼镜批发生意。
  那段时间,随着改革开放后政策的逐步宽松,我市一些集体企业营销管理人员纷纷离职下海创办企业,眼镜企业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兴起,日渐形成较为完整的产业链。每天下午,这些眼镜企业便派人骑着自行车带着货,赶到当时批发商较为集中的康乐旅社门口,把产品摆放在一块板子上进行交易。随着整个眼镜产业的发展壮大,这个临时性的“眼镜交易市场”也日渐红火。每天黄昏时分,这里总是人满为患,操着浙江口音的外地客商随处可见。
  虽然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但洪金法心中始终有一个解不开的疙瘩———由于没有固定的营业场所,一直办不了工商执照和税务登记证,他一直担心这种非法交易会被随时取缔。他的担忧很快成为现实,随着全国大规模的税务检查启动,1986年5月,洪金法被执法部门定性为投机倒把、偷税漏税,一下子补缴五万多元税款。和他一起被查的,还有其他几位温州老乡。当年6月,西郊税务所正式成立,加大了对地下交易市场的取缔和打击力度。
  由于没有固定营业场所,想办证办不了,洪金法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在他的带领下,当时二十余家温州客商想集体离开丹阳。当时的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得知这一情况后,主动找到洪金法,带来了丹阳将立即启动眼镜市场建设、加大眼镜产业发展扶持力度的消息,并鼓励他取得合法手续后不断做大做强,为丹阳眼镜产业发展作出贡献。
  经过半年时间的紧张建设,1986年10月23日,坐落于火车站附近的丹阳第一家眼镜市场建成并正式对外营业,洪金法成为第一批入驻的四十几家眼镜批发商之一。虽然市场条件简陋,但对于洪金法来说,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了。他用儿子的名字为自己的门市部取名为“东海眼镜批发部”,并办理了正式的手续。
  眼镜市场建成后,丹阳眼镜产业进入全盛发展时期,在全国范围内声名鹊起。当时在眼镜行业里甚至还流传着一种说法:没到过丹阳的,不算真正的眼镜人。
  有了专业市场的支撑,洪金法和老乡们的销售渠道和业绩更加稳定了,他逐渐把丹阳当作了自己的第二故乡。

  子女传承父业,续写眼镜文章
  洪金法一共有四个子女,名字中分别有东、南、黄、北四字,寓意东海、南海、黄海、北海,与温州人四海为家、敢闯敢拼的个性极为相符。
  1987年,为了扩大销售利润,洪金法又设法联系上了海门一家专门生产玻璃片的企业,和儿子洪作东一起承包了一个烧烤炉专门烧制镜片,跨入了生产企业的行列。1990年,他18岁的小儿子洪作南也从老家过来帮忙。一家人其乐融融、并肩打拼,业务也随之蒸蒸日上。
  随着丹阳眼镜的名声不断扩大,沪宁线及周边地区零配眼镜的顾客纷至沓来,因为丹阳是眼镜产地,眼镜的价格有着得天独厚、无可比拟的优势,同周边地区相比,一副眼镜的差价能达一半以上。由于市场的需求,丹阳眼镜市场又进行了扩建,零售业做得红红火火,且有继续加大的趋势,很多原先做批发业务的也做起了零配生意。1991年,当年22岁的大儿子洪作东成家了。
  按照温州人的习惯,男孩子成家后必须独自创业。离开父亲的大团队后,洪作东就一直在丹阳眼镜市场从事眼镜批发、零售。
  由于积劳成疾,1993年的一天,洪金法上洗手间时突然胃肠道大出血,后经抢救才转危为安。但好景不长,半年后他病情复发。经历了两次大手术,洪金法的身体状况已不允许他继续工作。
  1994年,当年56岁的洪金法正式退居幕后,把发展的担子交给了子女们。
  随后的日子里,四个子女也都没让父亲失望,各自在眼镜行业里创出了一番天地。
  2004年,大儿子洪作东看准当时眼镜市场零售业态水平偏低的现状,加盟南京吴良材眼镜,将高端眼镜品牌引入我市,专营中高端产品。通过引入一系列专业营销策划理念,他的经营业绩迅速飙升,第一年就取得了近三百万的销售额,让同行刮目相看。几年间,吴良材眼镜店的规模迅速扩张,除了老市场原有的三间门面,他还先后将靠近路边的华阳大酒店一楼和二楼租了下来,将经营面积扩至1300余平方米,成为同行业中的佼佼者。
  进入九十年代,树脂镜片开始在国内起步。1995年下半年,小儿子洪作南凭着敏锐的洞察力,创办天鸿光学,率先从玻璃片向树脂转型。到了九十年代末,市场上树脂片价格猛涨,企业发展如日中天。目前天鸿已成为我市眼镜生产企业的规模龙头企业。2004年,洪作南还发起成立温州商会并担任会长。
  此外,大女儿目前也已是一家眼镜贸易公司董事长;小女儿在眼镜市场里从事眼镜批发,也为业内人士所称道。
  如今,洪金法一家已经在丹阳生活了近四十年,在这片热土上,他们仍在书写着“丹阳眼镜”的故事。
 
  我市眼镜产业闻名海内外,眼镜市场作为全国眼镜产品的集散地,发挥了重要作用。如今,眼镜城二期正式开门揖客已进入倒计时,我市的眼镜商贸业将迎来一个全新的时代。然而,鲜为人知的是,眼镜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批外地客商尤其是温州商人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作为第一代来丹创业的眼镜人,今年74岁的瑞安人洪金法就是其中一位。
  眼镜引领他走出大山
  浙江省瑞安市马屿镇素有眼镜之乡的美称,以出产镜架闻名,但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里仍是穷乡僻壤。由于地处山区,地少人多,人们生活贫苦,饿肚子是常有的事。改革开放后,许多年轻人开始外出寻找机会挣钱养家。
  1966年,洪金法从部队复员回家,在家乡马屿镇做起了船夫,靠摆渡挣钱养家糊口。为了多挣一些钱,洪金法有时还临时做些零碎的小买卖,日子过得十分艰辛。一次,一位乡亲和他开玩笑:“小洪,你还在这里傻撑船,你大哥做眼镜生意,已经成了万元户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没过几天,洪金法就找到刚好回家的大哥洪金官,要他带着自己做眼镜生意。当时,洪金官其实就是位货郎,每天挑着眼镜挑子,在外地沿街叫卖。由于并没有外人吹嘘的那般神奇,大哥一开始拒绝了洪金法的请求,但洪金法很执拗,三天两头盯着大哥。最后,大哥洪金官便对他说:“宁夏银川那还没有人去,你要是吃得了苦,就去那儿吧。”1978年,洪金法告别家人,带着从大哥那儿借来的一点货出发了。到达银川后,洪金法便开始四处摆地摊,孤身在外的艰辛远超当初的想像:白天,有时候他忙得一天都没时间吃东西,有时,他的眼镜摊连续几天无人问津;晚上,除了必须忍受思乡之苦,他还经常露宿街头……渐渐地,洪金法摸清了里面的门道,生意做得越来越有起色。在此过程中,他从同行口中了解到了丹阳。
  当时,丹阳的眼镜产业在全国已经小有名气。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小作坊起步,眼镜企业逐渐发展壮大,尤其是镜片行业走在了全国前列,形成了自己的特色。自然而然,一些外地眼镜商人批发镜片,开始首选丹阳。
  但由于受长期的计划经济影响,国内眼镜产业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供货速度难以应付市场需求。为了及时提到货物,洪金法只好每次在火车站旁的一家名叫“康乐旅馆”的旅店住下等货。后来,住在这家旅店的外地眼镜商人越来越多,这里便自然形成了一个临时性的“眼镜交易市场”。
  此后几年中,洪金法又相继辗转襄樊、哈尔滨、秦皇岛、北京、齐齐哈尔等地,每次从丹阳、温州两地批了眼镜,再拿到当地去卖。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来丹阳的次数越来越多。后来,他干脆将老家13岁的大儿子洪作东接了过来,一起帮着做生意。儿子在齐齐哈尔摆地摊,洪金法则专门在丹阳负责进货。

  扎根丹阳催生眼镜市场
  1983年下半年,洪金法得到一条信息,湖北襄樊一位战友所在部队的军工部生产一种变色镜片,这种镜片一遇到太阳光线会马上自动变色,市面上还未曾见过。他便私底下找战友进了一些货,尝试着卖卖。当他带着这批神奇的镜片回丹阳对色时(由于变色深浅不一,需要将两片颜色接近的镜片分装成一付),一同前来进货的老乡见到后,大为惊叹,缠着要洪金法转给他们一些。
  但他第一次只进了300多付,自己还要卖,老洪不肯。没想到,当天晚上,几位老乡又来敲旅馆的房门,找他谈买变色镜片的事。
  洪金法终于经不住老乡们的苦苦恳求,答应将300多付变色镜片全部转手。在旅馆里,洪金法将货分给了大家。
  等到全部分完送走老乡后,他算了下,一付镜片竟然赚了五毛钱,一共赚了近200元,这让洪金法十分兴奋———以前,自己辛辛苦苦一年到头顶多才赚个几百元;上班的人平均工资也就每月十几元。他瞅准商机,赶紧又去进货。这次他足足拿了两箱,共有一千多付。没想到,货一到丹阳,便立马被老乡抢购一空。
  由于当时变色片在市面上十分罕见,洪金法的名声也越传越远。渐渐地,全国来自温州、山东、江西、湖南等地的许多客商专程来到丹阳,指名道姓找老洪买变色镜片。1984年,洪金法打电话给远在齐齐哈尔的儿子洪作东,让他赶紧处理完手中的货,来丹阳帮忙。随后,父子二人在康乐旅社长期包下一间房间,取名“康乐旅馆37号眼镜”,开始专门从事眼镜批发生意。
  那段时间,随着改革开放后政策的逐步宽松,我市一些集体企业营销管理人员纷纷离职下海创办企业,眼镜企业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兴起,日渐形成较为完整的产业链。每天下午,这些眼镜企业便派人骑着自行车带着货,赶到当时批发商较为集中的康乐旅社门口,把产品摆放在一块板子上进行交易。随着整个眼镜产业的发展壮大,这个临时性的“眼镜交易市场”也日渐红火。每天黄昏时分,这里总是人满为患,操着浙江口音的外地客商随处可见。
  虽然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但洪金法心中始终有一个解不开的疙瘩———由于没有固定的营业场所,一直办不了工商执照和税务登记证,他一直担心这种非法交易会被随时取缔。他的担忧很快成为现实,随着全国大规模的税务检查启动,1986年5月,洪金法被执法部门定性为投机倒把、偷税漏税,一下子补缴五万多元税款。和他一起被查的,还有其他几位温州老乡。当年6月,西郊税务所正式成立,加大了对地下交易市场的取缔和打击力度。
  由于没有固定营业场所,想办证办不了,洪金法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在他的带领下,当时二十余家温州客商想集体离开丹阳。当时的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得知这一情况后,主动找到洪金法,带来了丹阳将立即启动眼镜市场建设、加大眼镜产业发展扶持力度的消息,并鼓励他取得合法手续后不断做大做强,为丹阳眼镜产业发展作出贡献。
  经过半年时间的紧张建设,1986年10月23日,坐落于火车站附近的丹阳第一家眼镜市场建成并正式对外营业,洪金法成为第一批入驻的四十几家眼镜批发商之一。虽然市场条件简陋,但对于洪金法来说,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了。他用儿子的名字为自己的门市部取名为“东海眼镜批发部”,并办理了正式的手续。
  眼镜市场建成后,丹阳眼镜产业进入全盛发展时期,在全国范围内声名鹊起。当时在眼镜行业里甚至还流传着一种说法:没到过丹阳的,不算真正的眼镜人。
  有了专业市场的支撑,洪金法和老乡们的销售渠道和业绩更加稳定了,他逐渐把丹阳当作了自己的第二故乡。

  子女传承父业,续写眼镜文章
  洪金法一共有四个子女,名字中分别有东、南、黄、北四字,寓意东海、南海、黄海、北海,与温州人四海为家、敢闯敢拼的个性极为相符。
  1987年,为了扩大销售利润,洪金法又设法联系上了海门一家专门生产玻璃片的企业,和儿子洪作东一起承包了一个烧烤炉专门烧制镜片,跨入了生产企业的行列。1990年,他18岁的小儿子洪作南也从老家过来帮忙。一家人其乐融融、并肩打拼,业务也随之蒸蒸日上。
  随着丹阳眼镜的名声不断扩大,沪宁线及周边地区零配眼镜的顾客纷至沓来,因为丹阳是眼镜产地,眼镜的价格有着得天独厚、无可比拟的优势,同周边地区相比,一副眼镜的差价能达一半以上。由于市场的需求,丹阳眼镜市场又进行了扩建,零售业做得红红火火,且有继续加大的趋势,很多原先做批发业务的也做起了零配生意。1991年,当年22岁的大儿子洪作东成家了。
  按照温州人的习惯,男孩子成家后必须独自创业。离开父亲的大团队后,洪作东就一直在丹阳眼镜市场从事眼镜批发、零售。
  由于积劳成疾,1993年的一天,洪金法上洗手间时突然胃肠道大出血,后经抢救才转危为安。但好景不长,半年后他病情复发。经历了两次大手术,洪金法的身体状况已不允许他继续工作。
  1994年,当年56岁的洪金法正式退居幕后,把发展的担子交给了子女们。
  随后的日子里,四个子女也都没让父亲失望,各自在眼镜行业里创出了一番天地。
  2004年,大儿子洪作东看准当时眼镜市场零售业态水平偏低的现状,加盟南京吴良材眼镜,将高端眼镜品牌引入我市,专营中高端产品。通过引入一系列专业营销策划理念,他的经营业绩迅速飙升,第一年就取得了近三百万的销售额,让同行刮目相看。几年间,吴良材眼镜店的规模迅速扩张,除了老市场原有的三间门面,他还先后将靠近路边的华阳大酒店一楼和二楼租了下来,将经营面积扩至1300余平方米,成为同行业中的佼佼者。
  进入九十年代,树脂镜片开始在国内起步。1995年下半年,小儿子洪作南凭着敏锐的洞察力,创办天鸿光学,率先从玻璃片向树脂转型。到了九十年代末,市场上树脂片价格猛涨,企业发展如日中天。目前天鸿已成为我市眼镜生产企业的规模龙头企业。2004年,洪作南还发起成立温州商会并担任会长。
  此外,大女儿目前也已是一家眼镜贸易公司董事长;小女儿在眼镜市场里从事眼镜批发,也为业内人士所称道。
  如今,洪金法一家已经在丹阳生活了近四十年,在这片热土上,他们仍在书写着“丹阳眼镜”的故事。
 
责任编辑:小言者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