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丹阳眼镜
新闻资讯
综合新闻
美文随笔
资料下载
网上商城
企业黄页
数据统计
技术交流
差异化发展理念的成功
2012-11-15 23:30:08 来源: 作者: 【 】 浏览:5639次 评论:0

  即便只有过一面之缘,我相信瞿教授也是那种能让你立刻记住的人,而且这种记忆会随着交往的延续而不断加深。

  第一次见到瞿教授是在02年的西安全国会上,他风趣而富有感染力的演讲吸引了现场每一位听众。在此后的交往中,我更感受到了他的学养、智慧和热情。

  初夏的温州,阳光已经变得火辣起来,我们的采访就开始在这样一个略显炎热的午后。

  动荡年代的读书岁月

  我1955年出生底在新疆,6岁时随父母回到温州。读小学的时候正值文化大革命期间,经历了很多场面,如游行、打砸抢、贴大字报之类。破四旧以后,书什么的都没有了,所幸的是,温州这个地方受传统文化影响很大,学习气氛还比较浓厚,而且我自小受家庭的熏陶和周围人的影响,十分看重学习,所以经常千方百计去借一些书,大家一起来切磋学习。当时老师在课堂上讲的虽是大道理,私底下却常和我们谈怎样学好知识,做有用的人。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是学到了一些东西。

  73年我高中毕业的时候,整个社会还比较混乱,很多年轻人都响应号召上山下乡去了。我们那一届正好没有这个计划,所以毕业后我就参加工作了。我那时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当过中学代课老师,在公安局帮助工作过,在机关也呆过,还拉过板车,踩过脚踏冲床。其间我在盲人螺丝工厂的经历对我以后影响比较大。我在那里呆了几年,做过工人,也当过供销员,为求购工具全国各地跑。因为一起工作的工友们眼睛看不见,生活特别困难,我那时候就很同情他们,也深切感受到眼睛的重要性。这些经历整体上可能对我后来的专业生涯,以及事业发展都有很多好处,比如看问题的敏锐性,对事物的判断、对事业的追求等等。

  77年的上半年,我到了农村大寨工作队。在农村工作期间,听说高考恢复了。那时因为工作离不开,只有十天时间让我复习准备考试,结果没能考上。我也坦然接受了,因为自己本来准备得也不是很充分。但我没想到机缘巧合恰逢大学扩招,读书的机会又失而复得。按照扩招就近上学的原则,我到了温州医学院,在这里读了五年。

  温州医学院当时是个不大的学校,但是学风很严谨。读本科的时候,我们是77级,也就是粉碎四人帮以后的第一批大学生,年龄参差不齐,最大的和最小的相差十四、五岁,我的岁数处在中间。我们这批人都在社会上工作过,当时处于文革后期,求学无门,所以知道机会来之不易,读书的愿望都很迫切。我们很多同学看书都看到凌晨两三点钟,似乎要把损失的时间都补回来。许多人年纪大了,学外语非常困难,但也都一点点啃下来了。这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77级和78级的很多学生,现在都是一些医院的院长、科室主任,这和他们当年培养的刻苦精神不无关系。那时候刚粉碎“四人帮”,一切都有一种重新开始的感觉,虽然当时的思想不如现在解放,很多条件也不如现在,但是大家刻苦求学、追求上进的劲头却比现在的学生强。我们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毕业后出国了。77,78,这一批人,我觉得就是新一代人的代名词,不管是在理工农医哪一个领域,现在都是一个普遍受到赞同的阶层。

责任编辑:言者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